社交电商与传销及刑事风险防控

摘要

蓬勃发展的社交电商,屡遭行政处罚甚至触犯刑律。社交电商的销售模式与传销有哪些相同与不同,如何在经营社交电商平台时避免陷入传销陷阱,文中进行分析并提出了相关的防控措施,对传销的现行法律规定提出了修改建议。

关键词:社交电商 传销 刑事风险 防控

引言

据《2019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2019年社交电商保持高速增长,预计市场规模达20605.8亿元,同比增长高达63.2%。2019年社交电商消费者人数已达5.12亿人,成为电子商务创新的主要力量。2019年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规模预计将达到4801万人,同比增长为58.3%,社交电商行业的参与者已经覆盖了社交网络的多个领域。预计2019年社交电商占比网络零售规模超过20%,2020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占比网络零售将超过30%。

但社交电商在经营中触雷的新闻不绝于耳,或被行政处罚,或触犯刑律。本文对现行的社交电商作了分析,并给出相关的防控建议。

社交电商屡陷“传销”陷阱

《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传统的电商如淘宝、京东、天猫等。由于传统电商投入大、成本高、引流费用昂贵,于是一种新的低成本的社交电商应运而生。社交电商之所以叫社交电商,是以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关系为纽带,向熟人或微友推销商品或一起购买商品,由于基于一定的社会关系,有相互信任的基础,能低成本的带来流量,又因为购买人数达到一定数额后,商品价格更低,因而一方面能低成本地给商家带来大量的人流量,一方面销售者用更低的价格能买到同样的商品,因而社交电商有了生存的空间。

社交电商自2013年出现后经过6年高速发展,社交电商已成为电子商务中发展增速最快的一种。通过社交、口碑、互动、分享这些社交功能,社交电商模式不断出新,目前已经出现五种新的社交电商模式:拼购型,以拼多多、苏宁拼购等为代表;会员分销型,以云集、贝店、斑马会员、爱库存、秀购、未来集市等为代表;社区团购型,其中以十荟团、松鼠拼拼、考拉精选、美家买菜等为代表;内容分享型,以小红书、宝宝树等为代表;网红直播型等五种主流模式,如淘宝直播等。在这五种社交电商模式中,涉嫌传销风险最大的是分销模式,社交电商由于其社交属性和分销模式,容易误入传销、非法集资歧途,稍有不慎可能触碰法律的底线。

据媒体报道 :2016年,号称最大的“分销模式微商”的社交电商平台“云在指尖”,被湖北省咸宁市工商部门查处,因平台存在传销行为,被没收其违法所得3950余万元,并被处以150万元罚款;2017年5月,杭州市场监管局认定,社交电商平台“云集微店”存在传销违法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约808.41万元,并处150万元罚款;2018年8月,“达人店”所属公司杭州达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存在网络传销行为,被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管局处罚,没收违法所得241.29万元,罚款150万元,合计罚没391.29万元。2019年3月,广州市市场监管部门就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传销(直销)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决定:责令整改,罚款150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7306.58万元,合计罚没7456.58万元。这是迄今为止国内社交电商接到的最大一笔罚单。2019年3月20日,深圳市公安局破获“云集品”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抓获多名主要嫌疑人,该公司于2014年7月成立,曾号称打造“消费者+综合型电商平台+供货商”的C2B2B全新商业模型,也是一家社交电商企业。此外,环球捕手、贝店、达令家、每日拼拼、云品仓等企业也曾遭到过“疑似传销”的质疑。

传销的现行法律规定及后果

这么多社交电商平台都因涉及传销而“爆雷”,法律关于传销是怎么规定的呢?

对于传销,国务院发布的于2005年11月1日施行的《禁止传销条例》作了规定,违反此规定的,由市场监管部门按此规定予以行政处罚。《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该条例第七条还列举了三种属于传销的行为模式:“(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2009年2月28日刑法修正案(七)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后,在第二百二十四条增加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这是对传销活动构成刑事犯罪的法律规定。

2010年5月7日颁布施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八条对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追诉立案标准作出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够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

可见,现行法律对传销的规定是很严格的,处罚也是很严厉的,现有的法律规定主要是以经营模式的特征来认定是否为传销的。

社交电商为何爱上“传销”模式

传销受法律严惩的风险这么大,社交电商为何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呢,采取与传销近似的销售模式,因而多家平台经常受到处罚。传销模式的诱惑在哪里呢?

传统的电商,得自己建设电商平台,而平台的APP的推广,投入大,推广难,成本高,效果差,周期长,且传统电商如淘宝、京东已形成知名品牌,后加入者无力与之竞争。社交电商为了节约成本,鼓励消费者利用自身的人际关系,口口相传带来流量,于是平台的组织者、发起者让平台的初始成员发展下线成员,平台为鼓励成员自主发展下线,对下线成员消费后的利润,让上线成员参与分配,以此来扩大销售,就是社交电商所说的“分销”。这种营销方式和利润分配模式,让消费者自主地参与平台营销,一方面可节约传统电商推广中支付的巨量广告费,另一方面上线成员通过人际关系发展下线成员,一传十,十传百,成员人数成几何倍数增长,这种营销模式可达到低成本的快速扩张。这种方式被电商平台经营者称为“裂变”“分销”。有的经营者也会要求初始成员交“会员费”。

但将这种营销模式和上述“传销”的法律规定比对,将发现社交电商的经营模式,与传销有很多共同之处:1、收会员费,象传销的“人头费”;2、发展下线成员,象传销的“拉人头”;3、从发展下线或下线的销售业绩中提取报酬,象传销的“多层级返利计酬”。

分销社交电商的经营模式,几乎完全符合“传销”的特征,屡有不慎,便踩到了传销的红线,轻则受行政处罚,重则受刑事追究。

社交电商如何防控“传销”刑事风险

社交电商如何防控“传销”刑事风险,笔者认为首先从观念上要牢记法律禁区,宁可不赚钱,也不冒法律风险。除了时刻遵守《禁止传销条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以及遵守《社交电商经营规范》,同时,要采取以下措施来减少触雷的可能性:

1、尽可能不收取会员费。比如,“花生日记”收取的99元普通会员升级为超级会员费用,“云集微店”每年356元的平台服务年费,以及“未来集市”399元的礼包费用,花样各有不同,但在性质上都可能会被认定为“入门费”。

2、要有真实的销售或服务,赢利要从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中获取。切勿以赚取会员费或人头费为目标,否则最后只能用下家的线付上家的报酬,成为庞氏骗局,就成了典型的传销,当下线人数无法继续发展时,骗局就穿帮爆发了。

 3、产品(包括服务)定价适当,不能过分高于市场价格,否则商品就成了”人头费“的道具,卖产品间接成了“拉人头”赚钱。为保证商品价格与市场价格一致,销售平台应是对社会开放式的,而不是封闭在平台的会员之间。

4、计酬分配合理,减少层级。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花生日记”存在“层级计酬”情形,且层级最多的链条已经发展至第51层。“云集微店”规定,每加入一名新店主,对应的合伙人和导师便可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若店主购买商品,合伙人和导师就能获得公司返还商品销售利润的15%,这可能被认定为“团队计酬”。

上线过度分配下线利润,造成下线没有利润或亏损,危害下线成员利益,最后必然崩盘,影响社会稳定。

5、对会员交纳的费用或购买的商品,要遵守交费自愿,退费自由的原则,不得有诱骗或胁迫行为。

6、加强监管,建立保证金制度。要建立保证金制度,保证会员能交纳的费用要签订合同约定清楚,双方各自的权利义务,及费用的退还条件,建立保证金制度,以保证随时可以退费退款,避免一旦经营不善,发生费用不能退还的情况,减少群体性事件发生的可能。

7、主动备案,主动接受主管部门的监管。社交电商在成立之初,应保证经营证照手续合法,保证经营模式及规章制度交主管部门备案,随时可以接受检查或主管部门的指导,消除隐患。

8、积极主动处理好投诉。对会员之间,会员或消费者,会员或经营者之间发生的纠纷或投诉,要及时疏导和处理,及时调查,平息矛盾,以免造成群体性事件。

结语及建议

社交电商对充分利用人际资源,降低销售成本,促进交易,减少互联网寡头对流量的垄断,减少推广费用,特别是在发展中低端市场,增加就业方面,这种销售模式有其合理性和正当性,对社会经济的发展有其积极的一面。

而2005年制定的《条例》及2009年修改的刑法,在社会电商这种创新营销模式出现之前,《条例》及刑法的规定,主要将收“会员费”“发展下线”“团队计酬”作为认定传销的特征,但这些特征并不是传销独有的,社交电商在营销上也可以采取这些方式来营销,但社交电商是采取了这些方式是否就构成了《条例》中的传销,甚至构成刑事责任,笔者认为值得商榷。

但社交电商是以销售商品赚取利润为目的,虽然在营销模式上与传销高度相似,但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在主观方面和社会危害后果方面,是完全不同的。因此,现有的法律法规的规定过分以营销模式来认定是否传销,笔者认为不符合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刑法应增加主观方面和对社会的危害后果方面的规定,来判断是否构成犯罪,《条例》和刑法不能简单地以销售特点来认定是否构成传销。现有的关于传销的法律规定,客观上阻碍了社交电商的商业模式的创新。

同时,在行政法规中,还可以规定社交电商要采取诸如交纳会员费保证金等强制性措施,来保障社交电商在合法轨道上运行,减少对社会危害的可能性,既能促进社交电商的发展,又能打击以营销为名传销为实的违法犯罪活动!

参考文献

[1]木鱼,陈新生,许弋诺.2019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Z].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2019-7-28

[2]任震宇. 会员制变“拉人头” 社交电商屡陷传销旋涡[N].中国消费者报,2019-4-07

[3]虾米很忙.社交电商兴起 三种典型社交电商模式浅析[Z].2019-03-27

首页
电话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