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时这样做,避免做好事反担责

    2006年的彭宇案劝退一波见义勇为的人,2014年春晚小品《扶不扶》更是将见义勇为的话题引起热议。但是仍有很多热心的人秉承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中华传统美德不断的做着见义勇为的好人好事,哪怕家里没有矿,路见不平,该上还是上。随着中国法制的不断进步,越来越多见义勇为引发的案件获得了客观的评价,这些评价给见义勇为的人提供了坚实的后盾。

    2019年9月23日,在信阳市平桥区某小区广场上,小区业主郭某骑自行车与一名男童相撞,致使男童受伤倒地。郭某见状意欲离开,“见义勇为哥”见此拦下郭某,希望他能等待男童父母到来处理好此事再离开。郭某遂与“见义勇为哥”发生争执,等待警察前来处理期间郭某倒地不起,“见义勇为哥”及时拨打急救电话,郭某经抢救无效,心脏骤停猝死。事后郭某家属将“见义勇为哥”和社区物业公司一同起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见义勇为哥”的行为不仅不具有违法性,还具有正当性,应予肯定与支持。一审法院依法驳回死者家属要求“见义勇为哥”和小区物业公司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

    法院的判决结果并不是单纯的鼓励见义勇为行为,而是综合考虑事发时的细节作出的。第一,郭某自身患脑梗、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事发前一周郭某刚治疗出院,但“见义勇为哥”此前与郭某并不认识,其对郭某身体状况并不知情,其出于保护儿童合法利益的情况下与郭某发生争执,对郭某的死亡不可预见。郭某倒地后,“见义勇为哥”及时为其拨打急救电话,故其对郭某死亡的结果不存在故意或者过失。第二,“见义勇为哥”的劝阻行为在正常范围内,虽然双方争执时言辞有些激烈,可能诱发郭某情绪激动,但未发生肢体冲突或者超出其他必要限度,行为本身并不具违法性,也就是说“见义勇为哥”的阻拦行为本身并不会造成郭某死亡的后果发生。

    因为以上两点,“见义勇为哥”对郭某的死亡结果并不承担刑事或者民事责任。但见义勇为也是有法律界限的,见义勇为不等于以暴制暴,手段不合理不止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还有可能触犯刑法。

    2015年四川省江安县一武校学生郭亮(化名,事发时年仅17岁)在一次外出时,在公交车上为阻止陌生男子骚扰一名女孩,将男子打成重伤二级,郭亮也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6个月,缓刑3年。这次的“见义勇为”把郭亮的人生彻底改变了,因为获刑,郭亮想靠学来的武艺从事体育竞技的梦想泡汤了,只能跟父亲在工地打零工。郭亮至今认为自己当时是“见义勇为”,而法院认为他的行为属于“以暴制暴”。向被侵犯女孩伸出援手是一件好事,但因为郭亮这个“度”没把握好,导致大家最不想看见的遗憾结果发生。

    热情的心不应该蒙尘,而是应该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热心群众在见义勇为时一定要把握好合理的程度,根据事件的紧迫性选择合理的应对措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保护好自己和他人的合法权益,见义勇为的同时也要保护好个人人身安全。

首页
电话
留言反馈